比昂

愈想死就愈想活,愈想活就愈想死。

假期什么的,对我这种人来说不存在的╮( •́ω•̀ )╭

Q:“同人创作”究竟是什么?有什么魅力?

同人既衍生。它可以让你一切遗憾都再次得到弥补。

痛痛痛,现在休息一下。

离水 第三章


  刘邦听到戚夫人难受,心下更是焦急,这两人都是他的心头之肉。一个是伴随他南征北战的女人,一个是他一直以来肖像的月光。这两边他是那边也舍不下。

  刘安看出来刘邦的顾虑,他弯下腰,小声的对刘邦说的:“陛下,这里有向姑娘在您自是不必担心,再者说了,这两天大臣们又拿羽公子说事,您在这不就更让人有了说那羽公子的理由了吗。”

  听到这里刘安见刘邦眼神开始出现松动便向在一旁的向冬音使了个眼色,向冬音马上心神领会,急忙又加了把劲。

  “陛下,羽公子此次中毒来的蹊跷,看样子不像是第一天中毒,小女子害怕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这里,还请陛下回避,免?得过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陛下。” 

  听到这里刘邦的心算是彻底松动了,他生性多疑,眼下形式混乱,不知是哪一边下的毒手。一时也想不明白冲着谁来的,还是先回避的好。

  “好,那朕先行一步,还望向姑娘好好照看羽公子。”

  “那是必然。小女子恭送陛下。”

————

  向冬音一直保持着弯腰恭送的姿势直到刘邦出了门。才直起身子。又和各位太医寒暄一番,待送走后确认没有什么外人了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院里从来不缺的就是仆人,这些仆人都是刘邦的亲信。她也就是在这个看病时候才能好好看一看他。

  经脉寸断,真气流失让昔日健壮的身躯已经瘦弱不堪,身上伤痕累累,手腕上还带着没有消去的勒痕。再加上心病实属难医。向冬音真怕如果不是有她真气吊着他的命,他就这么窝囊的去了。

  真的太久没有见到过他的笑了,她儿时意气风发的西楚霸王已经不在了,现在只留下这个没有任何生气的羽公子。怎能不让她心中苦涩。

  “咳咳,向姑娘你来了。”

  项羽虚弱的声音将向冬音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的眼睛里马上就恢复了一团平静。看向项羽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普通人一样。丝毫没有刚才的苦涩和怀念。

  “羽公子,请把手给我。”

  向冬音的声音是让项羽在这深宫中感觉最舒服的声音。语气中不带任何的不耐和轻蔑。也不会夹杂着某些欲望。但也没有什么生气。

  “羽公子虽然中毒,但中毒不深,修养几天便会好的。”向冬音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对项羽说道。

  “咳咳,咳,向姑娘何苦救我。说到底是我连累了你。以你的医术。做个行医济世的神医都绰绰有余。但现在却因为我只能做这笼中之鸟的奴仆。”

  向冬音刚想再说些什么,便听见那门开的声音。她再次忽略了项羽的话。只是接过太监送来的药。单手递到项羽面前。

  “吃药。”

  项羽见那向冬音的样子,也看的出来向冬音是又开始犯病了。

  “羽公子不要为难向姑娘了,如果让那失了一魄的向姑姑看见我们给您灌药的样子。会不会再被吓得出什么意外。那就不是老奴可以控制的事了。”

  项羽见状只恨得咬牙切齿。刚开始他只不过不配合向冬音的治疗,屡屡打翻汤药,不配合治疗。他久病不愈。刘邦便问责了向冬音。那动了恻隐之心的向冬音不过是替他求了个情,就被愤怒的刘邦给绑在椅子上,当着向冬音的面将他折磨了个通透。什么东西都往他身上招呼。说什么要让人家姑娘开开眼界。

  而向冬音不过是个还未嫁人,不经人事的少女。那见过这种场面,想闭上眼睛不看,后面就有人撑着她的眼皮看。晕了就一桶冷水浇下去。一天下去再也撑不住的向冬音就这样力竭昏死过去。被太监给抬了下去。之后过了好些日子里项羽才从刘邦嘴里听到向冬音的消息。

  那向冬音在被抬下去之后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醒来之后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好像这件事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只是时常嗜睡。直到有一天阴阳家的人来宫里时才点破其中蹊跷。向冬音受了惊吓失了一魄。魄主人精力,失了一魄便是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精力。人的精力不旺盛那就自然会嗜睡。万幸的事只失了一魄。若是失了魂,那可就真的变成痴傻疯癫的疯子就可惜了。

  一想到这里项羽便不再反抗,乖乖接过向冬音手里的汤药喝了起来。

  “对了羽公子,今年开春的时候皇上会举行一场围猎。到时后各地诸侯官员都会到。其中也您的母家①项家。”

母家:旧时指女子娘家。这里其实是要用本家(指老家、原籍或原来的家。同姓和同宗者亦可称作本家)。但太监在这里用娘家是为了羞辱项羽。

【all无惨】现代的甜甜小短片


  大年初二,儿女不在家,工作不用做,老公去工作,娘家也不用回的无惨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百般无聊的吃着薯片看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是口碑一直很好的一部综艺节目。请来的嘉宾是最近很火的两位靠选秀出道的新人。灶门炭治郎和灶门祢豆子。

  游戏环节还是老一套,要是换成以前无惨连看都不会看。但是里面如果是自己孩子,无惨看的相当很开心了。

  不得不说无惨在这一点上看起来并不像一个o,要是其他的o看到自家孩子被耍的团团转一定会难受的抹眼泪。但无惨不一样,不但不哭,还笑出来眼泪。说实话看到自家稳重的长男被耍的团团转真的难得。祢豆子的反应也是很棒,真是没有想到灶门家还有如此出色的搞笑基因。

  “叮——”

  熟悉的短信提示音响起,无惨欢欢喜喜的点开了短信,结果本来还带着笑的脸瞬间凝固了。

  他家一家老小被绑在小板凳上,周围还有一些奇奇怪怪、花花绿绿家伙。而背景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产屋敷本宅。下面还紧跟其后附上了一行字:无惨,要回娘家啊。PS:记得多穿点,外面冷。by产屋敷耀哉。

  去他O的娘家(╯‵□′)╯︵┴─┴!

  无惨还以为他们已经断绝任何关系了呢。毕竟当年他并没有听自家哥哥的任何话。先是上完医科大后去当了明星,后又自立门户成立了公司。在明知道家族已经给自己选好未婚夫的前提下高调的和灶门炭十郎这个面包店老板私奔了,而且婚后十几年了还从来不娘家。(划重点。)

  说道他家,他是真没办法说什么。他爹死的早,他哥在还上着大学的情况下就接手了家里。一手把他带大顺带还把家里管的井井有条。而那时无惨只不过是个身体羸弱的小小孩。要不是因为他检测出自己会是个o,以后联姻的时候可以用到。恐怕家族里那些人都不会正眼看他。(标准的狗血剧开头 )

  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毕业他们家长老就闹着让他嫁了。他别的不说,联合哥哥,直接把几个看似德高望重的长老家底都给掀了个遍。而他哥也心神领会,顺水推舟的将那几个失德的老顽固卸了实权。自己真正的坐稳了产屋敷家。

  无惨自知斗不过他哥,就自立门户开了药品公司,后又涉足娱乐圈,捧红了好几位明星。本以为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时候,直到突然出现的继国岩胜打破了平静。

  彼时他正准备带着炭十郎去见他,刚到家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告知他哥哥已经给他选好了未婚夫,就等着他点头就可以结婚了。

   自小我行我素惯了的无惨当然是不同意的。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那一向惯着他的哥哥竟然一点让步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说出如果他不同意就将他逐出产屋敷家的命令。

  无惨也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和哥哥大吵了一架后无惨一身轻的离开了产屋敷家。开始了和炭十郎的幸福生活,并且一过就是十几年。

  这十几年里无惨过得那叫一个顺风顺水,三年抱俩不说。生意也越做越大。说是人生赢家那也是不过分的。

  但是现在这位人生赢家却没有什么时间犹豫。他要赶紧去救自己的老公。就像那必须营救公主的勇者一样无惨潇洒的离开了。(如果忽略掉无惨手里拿的管制刀具)

  


胡言乱语

想写一个不一样的小姑娘,懦弱无能但又年轻有为。以为自己没有优点却总能让其他人发现闪光点。总是因为一些事情身不由己却在接受后又想要反抗。一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幸福。总是被亲人威胁妥协后想明白了一切。抛弃了一切可以拿住她的亲人、孩子、丈夫、朋友后再把自己想要做的事做完后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死去。真真正正的自由一把。

胡言乱语

感冒,身心俱疲,毫无希望,手忙脚乱,整天挨骂,提心吊胆,本月的我就是这样做成的˚‧º·(˚ ˃̣̣̥᷄⌓˂̣̣̥᷅ )‧º·˚

.


还是不行,真是被屏到没脾气。

胡言乱语

想发一些东西,可是老是怕自己因为写的不好,拿捏人物不到位,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rzjzcsdsh